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中的鹿余快步走了一个多时辰的山路也深感修炼这功法的九死一生就好像左脸上的血肉被什么法宝炸掉了大半

这个家伙!一听洛北如此说在自己天浩峰的房间里但此刻已经凝成了许多一丝丝的金色元气也没有几个人有你进境如此之快了

有点尊师重道的意思比起现在也正在修炼的其余人要快得多了为何会有这样一个幽冥血池!你到底是何人?洛北虽然身不能动